怀孕、分娩

连载“高桥医生咨询室”
不要错过孩子能力迅速提高的 “关键时期”

2020.06.22

连载“高桥医生咨询室” 不要错过孩子能力迅速提高的 “关键时期”

庆应大学医学部教授、小儿科医生高桥孝雄医生指出:“遗传因子决定孩子的成长,早期教育等环境因素不会对发育产生很大影响。”“天生的能力在‘需要的时候’会自然发挥出来。”。那么问题来了,“需要的时候”是什么时候,是所有的孩子都会有“这个时候”吗?我们向高桥医生询问了关于孩子的能力自然上升时期。

儿童能力发展最快的时期被称为”关键时期”

连载“高桥医生咨询室” 不要错过孩子能力迅速提高的 “关键时期”

编辑I(以下简称I):以前,我拜访您关于早期教育事情的时候,您说过“孩子的成长取决于遗传因子,早期教育等环境因素对发育不会产生很大的影响”。考虑到现在日本的良好育儿环境,即使不让孩子做特别的体验和学习,能做的孩子也会自然地做出来,所以没有必要着急。

高桥医生:是的。只是,我觉得也有容易被误解的地方。

编辑I:您说误解吗?

高桥医生:所有的能力都是由遗传决定的,聪明的孩子天生就很幸运,如果有人解释说不聪明的孩子即使努力也没用的话,那就是很大的误解。而且,在父母看来,可能认为 “浪费时间做了无用功”,但对孩子们来说也有很多意义深远的体验。一般情况下,由于没有 “试着做的机会”,原本应该自然掌握的能力也会变得无法掌握了。

编辑I:是啊。努力会有回报,长大后的我们也会从过去的经验中明白。您说“天生的能力在‘需要的时候’会自然地发挥出来”。究竟是什么时候呢?我觉得努力并不是白费,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努力都能得到同样的回报。如果是这样的话,对于自己付出的努力,我想知道什么时候是可以得到回应。

高桥医生:原来如此。那么,今天就来谈谈“关键时期”吧。在日语中被称为“临界期”,是指人类为了获得特定能力的某一段时期。

编辑I:对于各种各样的能力,它们会分别在不同的时期受到提升吗?

高桥医生:是的,最经典的例子就是获得视力。你知道吗?不能给刚出生的婴儿戴眼罩,婴儿从出生后就开始感受外面的光线,但是如果遮住它的话就会失去视力。这样的时期一般被称为“关键时期”。这种遗传因子赋予的能力平等地分给每一个人,也可以说是“对努力反应良好的时期”,但反过来说,如果没有那个时候一定要经历的体验(刺激和努力)的话,在那个时期,可能一辈子都会失去获得能力的机会。

连载“高桥医生咨询室” 不要错过孩子能力迅速提高的 “关键时期”

编辑I:关键时期…突然有点在意呢。

高桥医生:刺激对于大脑和神经的发育是不可缺少的。孩子是按照遗传因子成长的,如果放任不管,也不代表所有事情都会顺利进行。如果硬要举个极端的例子,那就是睡在没有声音和光的地方的婴儿,无法健康成长。“正常的环境”是成长的最低限度。爸爸妈妈和宝贝打招呼,换尿布,喂饭…诸如这样普通的日常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发育,所需要的刺激就足够了。刚才说到视力的话题也一样。除非戴上眼罩,或者在没有任何光线的环境中成长,不然一定会受到外界的刺激,很好理解。

编辑I:在正常的环境中自然成长,就能掌握各种能力了吧。顺便问一句,在迎接关键时期的2岁宝宝,有什么特别需要注意的地方吗?

高桥医生:幼儿期是各种能力迅速发展时期,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幼儿期整体可以说是关键时期。如果这个时期掌握的重要能力需要举一个例子的话,那就是“语言能力”了吧。语言交流能力急速发展的时期是从1岁多开始的,在那之前,婴儿已经开始理解听到的语言的内容了。而且,1岁左右会发出有意义的单词。然后在上小学之前,也就是保育园、幼儿园这段时间,对于语言交流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时期。

编辑I:1岁到6岁是记住各种各样语言的时期。所以大家都认为这个时期对双语教育非常重要。

高桥医生:确实,那个时期让小朋友学习外语的话,吸收很快,效率也高。但是,综合来看是否真的令人满意,必须好好思考。

编辑I:此话何解?

高桥医生:语言并不是只要听懂、能说就行,重要的是能起到“理解、思考、传达”的作用。充分理解对方说的话,总结自己的想法,正确地用语言表达。考虑到这些语言的作用,在语言发展的关键时期上,同时教两种(有时甚至更多)语言必须慎重。

幼儿期的双语教育也有陷阱

连载“高桥医生咨询室” 不要错过孩子能力迅速提高的 “关键时期”

编辑I:我想直截了当地问一下,您不推荐幼儿期学习多种语言吗?

高桥医生:是啊……这么一说,就会被认为“阻止孩子能力发展”了呢(苦笑)。

编辑I:确实…。以前有一位研究人员说过,“真正意义上能操纵多语种的人,原本就有这样的大脑构造,按照人口比例来算的话就很少了”。

高桥医生:没错。在快速学习语言概念的阶段,如果让孩子在与日常生活不太相关的情况下记住与母语不同的第二种语言的话,我想大部分的孩子都会很混乱。确实,幼儿期是语言学习的关键时期,所以能快速吸收学到的内容。我想,很多孩子会在一定程度上掌握外语。但是,我想这样获得的“语言”,对真正意义上的“理解、思考、传达”是否有帮助,还有待查证。

编辑I:原来如此。全球化越来越加速,今后的社会必须学英语……听到这样的话,就希望让自己的孩子尽早学习英语,结果反而落入“陷阱”了呢。

高桥医生:我是这么认为的。亲身感受“妈妈”存在的孩子,为了表现这种印象,使用“妈妈”这个词是有意义的。英语的“mother”也好,法语的“La mère”也好,德语的“Mutter”也好,同时学习多个词的“意思”,不仅没有很大的意义,反而觉得会妨碍到一些重要的事情。首先,好好地“体验”母语是很重要的。

编辑I:说起来,就算会两种语言,水平也是参差不齐。总之,有的会读会写、有的则可以像母语般达到辩论的水平。

高桥医生:是啊。虽然不知道有多少人能说到和母语水平相同,相反,同样有人不怎么学习也能掌握5种语言。不管怎么看,只能认为那是由遗传因素造成的。我觉得不是靠努力就能解决的。像我这样没有天分的人,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掌握两种语言。

编辑I:但您会说英语吧?

高桥医生:离双语水平还差得很远。因为工作的关系在美国生活了6年左右,作为沟通和写论文的语言工具,我总算能熟练使用英语了,但是在去美国之前完全不行。就连电视上的英语会话节目也完全跟不上(苦笑)。我想说的是,即使幼儿时期不特意学习,到了某些需要使用外语的时候能开口,那就足够了吧。

编辑I:的确如此。

高桥医生:顺便说一下,我女儿在2岁~8岁期间都在美国生活,能流利使用英语,回到日本半年后就忘记了(笑)。用日语思考、理解、传达是顺其自然的事,自然觉得英语就不需要了吧。反过来说,在日本使用外语,尤其是对孩子来说,不是很困难吗?

编辑I:在爸爸妈妈说不同语言的家庭也有能完全使用多语言的孩子。

高桥医生:在这样的环境下,孩子能区分两种语言非常不可思议。这最好由语言学习的专家来解答。在作为小儿神经科医生的我看来,家庭环境越是双语的语言环境的话,更加需要在学习语言的同时培养理解力和思考能力。困难也是存在的。不过话说回来,如果妈妈和爸爸平时用不同语言交流,即使学习语言再困难,孩子也能轻松克服。因为没有比家庭更好的教育环境了。

无论孩子是否擅长阅读,阅读能力都能“平等”地提高

连载“高桥医生咨询室” 不要错过孩子能力迅速提高的 “关键时期”

高桥医生:关于语言的关键时期在幼儿期之后也有。从文章中领会意思的能力来说,小学这6年是最适合学习的。这个时期让他多多读书有很大的意义。因为中学生以后阅读能力几乎不会再上升。

编辑I:也就是说,阅读文章的能力是由小学6年时期的努力决定的吗?

高桥医生:这个时期努力与否,在中学毕业后会拉开差距。特别是低年级学生,“朗读”更有效果。读文章,将其作为自己的声音来听,我认为这种训练通过视觉(读)和听觉(听)的联动,来促进语言的发展。

编辑I:所以说,小学生的话在课堂上朗读,那是合乎道理的。

高桥医生:就是这样。虽然有点跑题,但是天生就有不擅长读书写字的孩子不在少数。这属于读写障碍(Dyslexia),是学习障碍之一。根据小学生阅读能力考试的结果来看,有能力的孩子只要努力就一定能取得好成绩,这是很重要的一点,但是即使因为读写障碍能力较差,用功的话成绩也会同样提高。虽然最终的得分有差距,但是擅长阅读的孩子和不擅长阅读的孩子都会以同样的速度进步。也就是说,在阅读理解能力的关键点上,即使天生的能力有差距,在努力能得到回报这一点上,擅长的孩子和不擅长的孩子都是平等的。

I:最终的差异还是遗传因素造成的吗?

高桥医生:没错。不过,更重要的是,就算是这样,努力并不是徒劳的。如果努力,不仅仅是能力会提升,而且会有回报。无论多么棘手的事情,只要在那个时期努力就能发展。反过来说,如果因为不擅长做而不努力,这种能力是不可能提高的。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编辑I:因为不擅长而逃避的话,就这么持续这样的状态长大了。啊,好想告诉小时候的自己…这么一想,也能明白父母的苦口婆心了(看向远处)

高桥医生:啊哈哈哈。顺便说一下,像我这样不擅长阅读文章的人,在倾听的时候反而理解力会很高。那么,增加倾听别人说话的机会就好了。相反,擅长阅读的人,如果用口述觉得麻烦,那就从文字中获取信息。这不是能力的优劣,而是擅长与不擅长的问题。即使是不擅长的事情也不要逃避,而是在面对的同时,努力做自己擅长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

编辑I:好的,就这么办!今天学习了关于学习语言的关键时期,为了能在幼儿期好好地学习口语,在小学的时候好好地学习读写,作为父母要认真督促自家宝贝。下一期也请多多关照!


对孩子来说,爸爸妈妈目光所及的地方,是感动、是安心,也是浓浓的爱意 ,所以才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力从小就可以提升。基于这一想法,我希望家长们能一边抓住能力提升的“关键时期”,一边支持自己孩子的成长。

高橋孝雄

庆应义塾大学医学部儿科主任教授
医学博士
幼儿神经专业

1982年庆应义塾大学医学部毕业后,在美国哈佛大学、麻省理工综合医院进行小儿神经科治疗,同时担任哈佛大学医学部的神经学讲师。1994年回国,在庆应义塾大学儿科到现在为止作为医生、教授活跃至今。爱好是跑步。马拉松的最佳记录是2016年东京马拉松3小时零7分钟。别名“日本第一快腿儿科教授”。

返回怀孕、分娩首页

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