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分娩

连载|童年时期的“外界环境与早期教育”(1)
【高桥医生的专业解答】

2018.04.16

外界环境与腹中的胎儿以及新生儿之间有着怎样的关系呢?针对这一问题,MIKI HOUSE采访了庆应大学医学院儿科的高桥孝雄教授,并通过三部分为各位父母解答相关问题。

许多父母认为,通过胎教和早教,让孩子尽早开始进行体育和学业方面的训练是一件对其有益的行为。但是作为专攻于脑部发育的儿科医生,对于以上想法又有怎样的见解呢?
作为该网站的编辑,又同时身为人母的K,对高桥医生进行了采访。

遗传基因决定最重要的部分

K:今天,针对小孩脑部发育和教育等相关问题,向高桥医生询问一些专业见解。许多父母都认为通过“胎教”,在孩子出生之前就对其大脑给予刺激,会有利于其后天发育。请问高桥医生对此有何看法呢?

高桥医生:在表达我的看法之前我先想说一点题外话。人类的大脑皮层有许多皱褶,你知道胎儿的大脑是从何时开始产生皱褶的吗?

K:是从开始胎动的时候吗?

高桥医生:啊,看来你对这方便还是有所了解的。 怀孕22周之后、预产期之前出生的早产儿,在日本就会被看作个体进行早产儿的专门治疗。这些早产儿的体重大多在300克左右。22周到25、26周之间,婴儿的大脑皮层是没有皱褶的。这样状态出生的婴儿会在保育器中接受特殊关照。婴儿虽小,但只要在保育器中度过一至两个月的时间,大脑皮层便会发育出皱褶。

K:这么了不起啊…。

高桥医生:是的,真的特别厉害。在保育器中,婴儿的呼吸状况可能会恶化,可能会患上感染病,又或者会休克。但是,大脑还是会依照先天决定的的方式准确无误的产生皮层皱褶。这种现象仿佛如折纸一样,是由遗传基因事先决定好的。就算因为早产儿不得不在保育器中接受数月的治疗,婴儿也还是会像大人那样也会产生大脑褶皱。所以我想说的是,遗传基因对于大脑的形状和功能的决定能力非常强大,就算外界环境些许恶劣,婴儿大脑最重要的成长发育还是可以稳步完成的。

K: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高桥医生:比方说,体重会随着饮食和运动而产生变化,但是身高基本还是取决于遗传基因,无论他/她吃多少,还是在做引体向上,身高是不会波动太多的。大脑的形状和活动不会轻易受外界环境所影响。假如在营养不良等严苛环境下长大的小孩,大脑的尺寸、形状以及活动也不会产生变化。大脑是人体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所以遗传基因会好好的把守住它的。

K:还真是豁然开朗啊,哈哈。我自己因为身高的问题而感到自卑,小时候喝了很多牛奶。但最终身高也没有太大变化,其实是只是多此一举啊,唉。

高桥医生:嗯,是这样的,哈哈。好比说早产儿虽然出生时非常脆弱,但大脑等身体器官的发育还是会照常进行,身体各个部位的功能也会逐渐显露的。,就像人类从古至今的进化过程一样,婴儿的成长发育也是会稳步进行的。

没错,从胎儿开始,对于孩子的教育就已经开始了

K:许多妈妈都在怀孕期间就开始给婴儿播放音乐,那么婴儿到底能听到多少呢?

高桥医生:非常遗憾的是,婴儿基本听不到任何音乐。虽然胎儿听得到母亲的心跳,但是无论是莫扎特还是身处施工现场,基本不会有什么变化。

K:原来是这样啊!我还真的有点吃惊…。

高桥医生:但是,“这音乐真不错,听着真舒服”这样妈妈放松的心情,会潜移默化的传给胎儿。也就说不管听什么样的音乐,更重要的是要向腹中婴儿传达“妈妈喜欢这首歌”,“我们一起听吧”。从怀胎开始,母亲就应该采取这样的方式与婴儿沟通,这样在孩子出生时,才能抱着“孩子你是最棒的”这种心情开始这段亲子关系。如果是在怀孕期间对腹中婴儿不管不问的父母,孩子出生后,说难听点,很容易会有虐待等不幸的情况发生。

K:所以高桥医生的意思是,与其希望通过播放音乐等方式直接促进婴儿的发育,不如通过音乐与婴儿交流,让婴儿在一个充满爱的环境中诞生,展开人生。

高桥医生:是的!从这个层面来讲,从胎儿时期就开始教育小孩的说法是正确的。我顺带提一句,很多妈妈自己和周围的人都认为,孩子生下来得了病或者孩子是敏感体质都归咎于妈妈身上,说是因为怀孕期间硬要工作,又或是因为怀孕期间坐了飞机等等。但实际上这些都是错误的想法。婴儿接受来自父母各一半的遗传基因,并被基因牢牢保护,就好像在坚固的保险柜中一样。

K:所以说就算不幸流产,或者是在子宫中发育滞后等,都不是妈妈的错

高桥医生:是的。大多数情况,既不是妈妈的责任,也不是妇产科医生的责任。更多是由婴儿自身从孕育到出生后的命运而决定


听了高桥医生的话你们有什么感想呢?
婴儿成长发育的主要因素,还是在于婴儿自身的生命力。
在“外界环境与早期教育”的第二篇中,我们会讲到“父母的梦是否由孩子所托”这一话题。
敬请期待!

高桥孝雄教授

庆应大学医学部儿科主任教授,医学博士,专攻于一般儿科和儿童神经科。


专家介绍

1982年庆应大学医学部毕业,随后赴美国哈佛大学和麻省总医院儿童神经科深造,随后任哈佛大学医学系神经学讲师。1994年回到日本,在庆应大学儿科担任医生、讲师至今。情趣爱好为跑步。在2016年东京马拉松大赛取得个人最佳纪录3小时7分钟。别名“日本最快的儿科教授”。

返回怀孕、分娩首页

页面顶部